对话大咖 | 刘慈欣:对《三体》有遗憾,取得划时代成就的人有这两样东西……

重庆发布 4天前






“这是我因为科幻第二次来重庆。”11月2日,走进“华侨城·重庆发布《对话大咖》”现场,刘慈欣的话匣子便从这座城打开:“重庆是一个很有现代感、科幻感的城市,它的地形很独特。”

今日,由新华网、壹天文化、时光幻想、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政府共同主办的2018科幻高峰论坛暨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颁奖典礼在重庆举行。



科幻小说《三体》作者、中国科幻领军人物刘慈欣的到来,让众多科幻爱好者沸腾。工作日程只有一天,但刘慈欣的行程却是满满当当,论坛、会议、接受采访……可面对访问,他提出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“问题尖锐些”。


中国科幻迫切需要重量级作品


2015年,刘慈欣凭借《三体》第一部拿下世界科幻文学最高奖“雨果奖”。在那以后,更多的中国科幻作家、科幻作品,登上国际舞台,被介绍到西方,成为英语、德语世界里的畅销书。



在大家欣喜的时候,刘慈欣更有一份冷静的思考。他坦言:“中国的科幻,从在世界上毫无影响力,到2014年开始在国际上影响力持续增长,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,受到关注并非因为创作水平有多大的增长,而是随着中国的发展,中国文化在世界上越来越有存在感。一个国家,如果快速地迈进现代化,它的科幻小说必然会受到重视,这在历史上的美国和英国都得到了证明。”


刘慈欣坦诚地说,目前中国科幻作家人数还不多,读者群也不大,这都成为制约科幻发展的因素。尽管中国的科幻作品赢得了世界级大奖,但按照科幻文学创作的现状,影响力是有限的,无法长久持续,“我们迫切需要能在国内国际上产生巨大影响力的重量级作品,但现在还没有产生的迹象。”


童心+人生阅历才能“碰”出好作品


喜欢看科幻小说的读者,不自觉都会仰望星空,会思考浩渺的宇宙里到底有什么。刘慈欣也一样,“宇宙很大,人类很渺小”。这也成为他创作时的宇宙观。


即使每一部作品都能成为畅销书,即使一次又一次入围“雨果奖”,刘慈欣在写作这条路上还在不断探索。在他看来,只有当童心和人生阅历相结合,才能产生出好作品。“那些真正取得划时代成就的人,他的童心和他的阅历都是‘碰’到了一块儿的。坦率地说,我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或者很少见过这种人。”


在刘慈欣看来,科幻作品也是这样,需要作家有丰富的人生阅历,需要一颗童心、一颗好奇心,包括对宇宙的好奇心、对大自然的好奇心,特别是成年后这两者要放在一起。不过,他对自己的评价是:“我的童心几乎已经快没了,只能说,我是在科幻小说界里面做得比较好。”


《三体》第一部后三分之一有遗憾


很难想象,刘慈欣这位普通的工程师,竟然能写出《三体》这样充满想象和冲击力的科幻小说。“我的灵感来自于物理学的三体论”,他告诉重庆发布,“但从这里开始,创作中也需要很多想法一点一点成长起来。”



刘慈欣评价起带来巨大影响的《三体》,让人有些意外:“每个科幻小说家在做的事情,都是从科学里寻找资源,把最前沿的科学变成你的故事资源,用它来讲述很生动、很震撼的事情,这有点难。有的东西我做得还不错,但有的也很不好。比如《三体》第一部的后三分之一部分,我就觉得很差劲,只是很努力在做。”


一部《三体》,刘慈欣用了十年来成就,他的作品也成为影视改编中炙手可热的对象。改编自刘慈欣同名小说的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,就将在2019年春节与观众见面,但对刘慈欣而言,写作的初心依然没有改变,“和以前没什么区别,我一直在写,只是需要时间”。




四问大咖



重庆发布:您的科幻作品出现在了今年的高考试卷阅读材料里,同时中学教材也出现了科幻作品。您怎么看这一现象?


刘慈欣:这很正常,科幻作为一种思维方式,作为一种文化,已经渗透到这个社会的方方面面。


重庆发布:现在中国科幻的读者结构是怎样的?


刘慈欣:中国科幻正走向成人化。曾经,科幻主要都是少儿文学,现在科幻的读者从学校往外扩展,扩展到IT界、航天界……平均年龄也在逐渐增长。这会让科幻文学变得成熟,影响会更加扩大。


重庆发布:如何才能写出好的作品?


刘慈欣:需要保持童心和丰富的人生阅历,但难的是这两者的融合。坦率地说,我到现在都没有见过或者很少见过这种人。那些真正取得划时代成就的人,他的童心和他的阅历都是“碰”到了一块儿的。


重庆发布:《流浪地球》搬上银幕进展如何了?


刘慈欣:《流浪地球》可能会在今年的大年初一首映。对于创作人,我觉得要给他们相当的空间。我感觉它是一部出色的电影,但是把科幻小说改编成电影,不止在中国,在美国也是很难。科幻电影一般倾向于原创,科幻小说改编难度很大。





2018科幻高峰论坛在渝举行 80余位科幻家共论科幻黄金时代
韩松专访:科幻是中国社会变化的一面镜子 | 第九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对话大咖 | 刘慈欣:对《三体》有遗憾,取得划时代成就的人有这两样东西……